[大木设计理论分享]Raumplan——空间操作的关注

Raumplan是一种空间认知、空间操作的方法。它借助的是德语地区对空间的认识。通过这一种空间模式引发对其他空间模式的思考,是Raumplan对当代中国的意义。
1、Raumplan
Raumplan,“像体积一样的空间,如何有计划地规划在一起。”
(1)
路斯关注城市建筑问题,白色的方盒子面对城市。简单的一个光盒子,像是是一种禁欲的态度。室内却是非常丰富的材料构成的空间。这样一来,包裹自己的空间是舒适的,建筑对待城市是干净的。不是充满装饰的建筑物,由此产生外形干净、简洁的体量,减少所有对环境的干预。这是一个固定的体量,并且这个体量要小,在这个体量中,有一堆房间的布置。(Ruamplan的核心)
明确一个概念——房间一样的空间认识。假设一个房间四面墙全部围合,没有窗户,地板的颜色上升到墙裙的位置,上一半都是白的,下一半都是木头。这就使房间的空间感觉更强烈。这种单个的空间如何帮助形成一个建筑?一个房间只是一个单元,一个单元如何构成一个建筑的体系?这是复杂的。
路斯用的方法是空间经济学。例如在一个房子中,根据人的舒适要求客厅高度要足够大,而卫生间高度相对较小。不同高度的空间放在一个盒子里,如果楼板全是平的,房间在一个水平面排列,这样的空间组织是不经济的。如何更经济的让不同高度的房间合理组织,这就要求不同房间之间有特别的空间关系,这样才能使两个房间更舒适。并且使这个空间组合有秩序的构成一个建筑。
路斯的建筑中每一个房间都是独立,又是互相串通的,互相之间有空间关系。使每一个房间更清晰,又试图打开,参与到与其他房间的组织中去。这是raumplan的一个价值。例如,餐厅空间独立,跟客厅之间形成特殊的门洞,但又不像门洞,像两个空间特殊连接体。这个门的存在使餐厅和客厅各自独立,又使两者最大限度的联系在一起。在两个房间之间开一个洞,足够大又不破坏对这个空间的认识,这个洞使两个房间联系在一起。这就是ruamplan单元间空间处理的基本方法之一。
路斯赋予不同房间不同性质。例如男性房间、女性房间。每个房间特征更为强烈,而不是抽象的房间,甚至装修也不一样。对身体的包裹的感觉也不同,在建筑中穿行,每个房间的特征使人难忘,而房间之间又产生关系。
房间一样的空间,是我们所处的最正常的空间之一,所以现代建筑越来越多的出现这种空间。这种空间在二战前影响没有那么大,二战后通过罗西、西扎等等,逐渐成为当代建筑中最重要的空间模式之一。同时可以看到早期的流动空间,在当代的使用范围不断减小。(参考瑞士、西班牙、葡萄牙建筑师作品)
(2)
“房间和房间的关系形成的空间认识,光线是穿过一个房间到达另外一个房间。”
——巴埃萨
(3)
“设计空间就是设计光”
——路易斯康
穿过两层墙的叫光。在Raumplan中,光穿过一个房间进入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操作手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提示了有两个房间的存在。如果光不能通过一个房间提示另外一个房间,那么这个光的意义不是很大。路易斯康描述的是如何做好一个特定房间的方法,而巴埃萨是揭示如何通过不同房间揭示建筑空间的方法。
二、Situation
如何利用这些房间一样的空间作为基本单元?并使成为设计建筑的基本办法,符合情景布置?
首先要学会重新思考走廊等公共空间。一栋建筑,假设有三个房间,如果能合并成两个房间或者扩出四个房间,从而使房间的数量变化。建筑体量如果固定,那么我们会对其产生新的认识。例如一个办公楼有三层,每一层有中走廊。但中走廊很浪费,因为走廊比房间的使用频率低得多,有没有办法把三层走廊做成两层?走廊面积减小,空间关系即发生了变化。如果能做这件事情,那对这栋建筑中人的行为方式要重新思考。各个房间的空间性质要重新理解。中走廊空间性质改变,当从走廊进入办公室,或许有机会认识到我处于一个有意思的空间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房间。
西扎,在海边的一个房子。在环境中,房子越小越好,不破坏环境。但房子里头的人希望面宽更大。(下图)这是一个固定体量,两边两个房间做的小,就变成“三个房间”,中间算作体积意义上的房间。这时里面的人并不觉得看海的范围变小。两个房间变成三个房间,解决了房间在环境中的定位问题。
(下图)建筑入口,半室外空间。同样的把正立面两个房间面宽变为三个。使得空间全部发生变化。
KIRCHNER MUSEUM ,DAVOS
吉贡&古耶的建筑中走廊很宽,这里的技巧很大。(下图)从走廊看室内,室内光线很亮。展厅上部有玻璃盒,展厅光线均匀。从走廊里看,如果展厅只是装简单的灯,走廊和里面的光线没有什么不同。因为展厅光线很特殊,是一种灯笼式的均匀光,使得走廊也变得特殊。光线充足且特别均匀的房间很像室外,这样走廊就有了房间的感受
欧洲的最优秀的建筑师,一直在探索如何巧妙的营造房间一样的空间。如何把房间一样的空间构建完整建筑体系。
如果一个房子不需要开窗,立面就很好做,模型也很好做。当然可以选择在建筑内部做一个天井或者一个内院。这就涉及到对Raumplan的认识。如果周围的环境好,房子小,对环境污就染小。如果周围的环境不好,房子小,就会减弱环境对房子的影响。
例如,建筑面积3000平方,高度3.6。如果能够把整体体积缩小,照样很好用,为什么体积不缩小呢?这个思路就是空间经济学,就需要对走廊这些我们通常不认为使积极空间的地方进行重新组织。所以Raumplan,是对待环境敏锐的思考,并导致内部空间组织的特殊化。
赫尔佐格的一个建筑。注意到有一个堤坝。设计需要普通的房子和一个内院,而赫尔佐格在院子中间加上了堤坝这样一个“空间”,使得整体联系在一起。室内部分和室外部分,加入一个“空间”。这是一种德国式的空间。
(下图)这是一个特殊的空间组织方式,特殊的门洞有点怪,但使四个房间联系在一起。
(下图)感觉像是屏风,不属于这个房间。但这个墙又参与了空间的维护,也拓展了房间连接空间的办法。
Raumplan重要的是对房间有认识,可以靠装修,如果墙很厚,那么窗户就演化成了洞。路易斯康也是强调空间的高手,但是他经常希望双层墙形成房间 ,那么这两个房间之间至少四道墙,每个房间的认识很强烈。不好的地方在于不适用,因为大量的建筑中间只有一道墙,不可能有两道墙的机会。如果只有一道墙,体量还要尽可能小,也就是说没有富裕的空间。如何做设计?这是Raumplan的要点。
构建空间为何最重要的是皮,而在中国大多房间都是框架。如何形成便于围合的空间感受,或者说有特征的空间,结构会发生什么作用?这也就是Raumplan教学的高级阶段。(如下图)建筑结构使用了钢结构,像一个桥一样的。桥一样的结构认识放到房子里。但与斯蒂芬霍尔在万科的项目不一样,霍尔是真的做一个桥一样的东西,但又违反了桥的原理,因为桥在使用的时候荷载相对桥本身很小,而霍尔的建筑有四五层,所以是硬做了一个很大的结构。在建筑中间获得像桥一样的空间认识,而不是桥的结构。通过这种空间认识,使得很普通的结构发生很大的空间认识。这就意味着对每个房间要重新定义,要注意到空间中新行为的发生。因为加入了一个特殊的结构体,使得这个外部空间和所在的基地发生了关系。使得每个房间都受益于这个特殊的结构,但是不是夸张的结构技术。下图这个方案就是因为有了结构的认识,有了对特殊房间的认识而产生的混合体。
当然好的建筑师始终在反思。说立足于对一种空间模式的认识,激发对其他空间模式更细微的认识的话,这才是Raumplan的价值。(完)

文章已创建 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